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

殷亦晴诗书街:寄托民间祈福愿望-广府新语

admin 全部文章 2020-01-13 7

诗书街:寄托民间祈福愿望-广府新语


兼容并包,是文化交流的新境界。位于广州越秀区中西部的诗书街,街长不足四百米,面积仅有0.53平方公里。然而,在此弹丸之地,却是人杰地灵、风光无限。
诗书街道辖,迎虹里、观绿、馥园巷、七株榕、温良里、白薇、通宁道、枣子巷、三元巷、福地巷、陶家巷、祝寿巷12个社区,常住人口不足10万人,杂居着汉、满、回、壮、蒙古、瑶、白、维吾尔等多个民族。不同民族的文化,在这里融会贯通,不停演绎着开放包容、兼收并蓄的广州精神。
高雅诗书,为何与市井街道,捆绑在一起?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位向往山林的进士——张诩。张诩在明朝成化20年考中了进士,在外人看来,学而优则仕,这是光宗耀祖绝好机会。然而,张诩淡泊名利,向往山野之趣,还没等到朝廷给他封官,他就以身体不好为由,回归广州故里。为了方便读书讲学,张诩来到诗书街一带,在紫阳书院旁边修了座宅子,开始过起了闲云野鹤般的隐居生涯。他晨夕在竹坞中焚香弄琴,读书吟诗,历二十年而不辍,诗书街因而得名。

诗书街老照片
街道里的历史遗迹
诗书街的辖地,自宋代至民国初年,都在城墙之内,位于宋代广州子城的东、西城和明老城的西南角。今海珠中路、南濠街南端,在宋代时为广州内港,外国商船常来停泊。明初,城垣扩展,港口废弃不用了。留存至今还有南濠街、拐脚楼(明清两代广州城墙在拐弯处建有拐角楼,本街位于拐角楼东侧而得名)之地名。这一带还有竹篙巷、扁担巷、麻行街之街巷名,在明清时这些地方分别是竹篙、扁担、麻制品集市,与码头货物集散来往有密切关系。麻行街最长,有近里路。可想见当年商业航运之繁盛。
诗书街在清代是满族的聚居地,至今这里满族的人口比例仍居全市各行政街之最。辖内在清代中后期是满洲八旗兵驻防之“旗境”。现时有铁炉巷,因清代驻粤八旗兵在本巷设铁局铸制兵器得名;箭道巷,是清兵驻军前锋营箭道留名;妙吉祥室,是满族众姓宗祠的观音阁。这些是历史的遗迹。

现在的诗书街
人杰地灵的福地
诗书街的地名还有更为有趣的故事,而且与传统民间祈福求祥的愿望有很大关系。横贯诗书街的惠福西路,在清代称为早亨坊、大市街和安义街。惠福路是1920年扩路而建的,惠福路得名是因为路东之惠福巷。明代惠福巷建有惠福夫人祠,俗称金花庙,供奉的就是金花夫人。金花的名字太民间气了,于是,才有了官方色彩的惠福夫人之称。惠福路后来又改为“向阳路”,惠福西路却不叫“向阳西路”,太阳在西边,岂不是要落山了?于是改称向阳一、二、三、四路。

上世纪80年代惠福西路
福地巷,则是闻名遐迩的明代状元伦文叙之居巷。伦文叙的儿子伦以谅、伦以训先后中了探花、榜眼,一门三进士,父子尽占进士一甲,故后人将此地取名“福地”。还有条莲花巷,相传此处清代有一所探花第,第主就是清代科举制度最后一位探花商衍鎏。抗日战争中此屋被毁,战后陆续建成街巷黄定宇,保留原名的花字,称“莲花巷”。一个街区出了一个状元、一个榜眼、两个探花,真是人杰地灵的福地了。街区的观绿路,原名官禄路,殷亦晴意愿是明显的。与此毗邻的永禄新街,建于20世纪30年代,承福禄永年之意。还有福添里,也是祈福之意。
诗书地名反映沧桑变化
诗书街的一些地名则反映了富商华侨在近代城市建设中的贡献。侨星新街是美国华侨办的民星公司于1911年投资兴建而得名。广华道是1934年由广华置业公司兴建的房屋得名。胜龙新街是旅美华侨胡锦胜、胡锦龙等集资兴建楼房,以二人之名各取一字合成街名。悦和新街是清初新会富商陆悦和在此盖建两排砖木结构平房得名。奇怪的是,诗书街还有两条巷名分别称为妙高台、金陵台,并不是因为这里原来建有什么高台,而是因为1946年由香港商人合资兴办的置业公司所建,用“台”字作街名,可能是沿用香港街名之惯例。巷与台,风马牛不相及,但冠以“金陵”、“妙高”之称,使这两条长仅60米的小巷顿成高雅之处。
也有反映沧海桑田之变化的。这诗书街中,有白沙巷之地名,有人以为这是岭南大学者陈白沙行止羊城之处,其实是此地原为珠江中一处沙滩之名,此巷北面原来还有一条红沙巷,后来成了利工民针织厂。珠江北岸南移,而今这里已是离江岸有1公里余的闹市了。还有一处牛头巷,并非此地曾做牛头买卖,是因为此地原有一处岗地称牛头山岗,现在都成了楼房鳞次栉比之居民区了。又有七株榕之巷道,是因原有七棵大榕树而得名,树已毁而地名犹存。
诗书街还有不少其他街巷名值得考究,诸如白薇街,原来叫白眉巷,相传明代有一白眉白发的拳师在此设馆授徒故名,清初才改今名。红专里,原来称科甲里,1969年才改名红专里,取当时最为时髦之语汇,给地名打下了时代烙印。馥园巷,是因原为霍氏花园———馥园而得名……

清末的广州书坊
编辑:May
实习编辑:羊顿